9月9日,劳荣枝犯故意杀人、绑架、抢劫罪一审被判处死刑。

  上游新闻记者了解到,一审宣判过程中,劳荣枝整体状态低迷,一直表示违法行为系法子英所为。

  对于一审判决结果,被害人小木匠的妻子朱大红表示满意。

9月9日,江西南昌,劳荣枝案一审刑事附带民事判决书。摄影/上游新闻记者 时婷婷9月9日,江西南昌,劳荣枝案一审刑事附带民事判决书。摄影/上游新闻记者 时婷婷

  南昌市中级人民法院发布通报称,经审理查明,被告人劳荣枝与法子英(已另案判決)系情侣关系。1996年至1999年间,二人共谋并分工,由劳荣枝在娱乐场所从事陪侍服务,物色作案对象,由法子英实施暴力,先后在江西省南昌市、浙江省温州市、江苏省常州市、安徽省合肥市共同实施抢劫、绑架、故意杀人4起。案发后,劳荣枝使用“雪莉”等化名潜逃,并于2021-09-18被公安人员抓获归案。

  法院经审理认为,被告人劳荣枝伙同他人故意非法剥夺被害人生命,其行为已构成故意杀人罪;以非法占有为目的,采取暴力、威胁手段抢劫被害人财物,其行为已构成抢劫罪;以勒索财物为目的绑架被害人,其行为已构成绑架罪。劳荣枝在共同犯罪中起主要作用,系主犯,应当按照其所参与的全部犯罪处罚。

9月9日,江西南昌,劳荣枝案一审刑事附带民事判决书。摄影/上游新闻记者 时婷婷9月9日,江西南昌,劳荣枝案一审刑事附带民事判决书。摄影/上游新闻记者 时婷婷

  劳荣枝归案后,如实供述自己常州绑架的事实,系坦白。劳荣枝故意杀人致五人死亡;抢劫致人死亡,抢劫数额巨大,并具有入户抢劫情节;绑架致一人死亡,勒索赎金7万余元,犯罪情节特别恶劣,手段特别残忍,主观恶性极深,人身危险性和社会危害性极大,后果和罪行极其严重,应依法惩处。虽有坦白情节,但不足以从轻处罚。劳荣枝犯数罪,应依法予以并罚。遂作出死刑判决。在民事赔偿部分,法院判决劳荣枝赔偿朱大红4.8万元。

9月9日,江西南昌,劳荣枝案一审宣判后,被害人小木匠的妻子朱大红手中的文件袋里装着判决书。摄影/上游新闻记者 时婷婷9月9日,江西南昌,劳荣枝案一审宣判后,被害人小木匠的妻子朱大红手中的文件袋里装着判决书。摄影/上游新闻记者 时婷婷

  据参加一审宣判人士介绍,劳荣枝身穿白色上衣,全程低着头,听到宣判其罪名时频频摇头。还曾打断法官,称所有罪行都是法子英所为。当听到宣判死刑时,劳荣枝当庭痛哭,并表示上诉。

  对于指控的事情和证据情况,办案机关也当庭做出了说明。

  参加庭审旁听的小木匠妻子朱大红,全程没有说话,只是默默听着庭审。

9月9日,江西南昌,劳荣枝的二哥劳声桥表示对判决结果不满意,要上诉。摄影/上游新闻记者 时婷婷9月9日,江西南昌,劳荣枝的二哥劳声桥表示对判决结果不满意,要上诉。摄影/上游新闻记者 时婷婷

  宣判结束后,劳荣枝的二哥劳声桥说:“对于判决结果我们家属不满意,要上诉,劳荣枝也提出上诉。”当被问及是否对受害人家属道歉和赔偿,劳声桥只是表示,要先弄清楚法律事实,搞清楚劳荣枝有没有犯罪。

  “我对判决结果还是满意的,回去告诉家人圆满的结果。”朱大红说。(记者 时婷婷 编辑 向家庆)